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动态 > 教育新闻
与生共成长:寻找我的定位 | 我的教育故事(59)
时间:2020-11-20 字号:[ ]

每个教育者都是有故事的人,每一个故事都会增加人生书页的厚度。一个有故事的教育者,必将更加悉心体悟教育生活,也能探寻到教育的真理。

由温州市教育局主办的“我的教育故事”——2020年温州市中小学教师暑期师德专题报告会上,又有7位温州本地优秀教师给大家带来了感人的故事。在我们的身边,还有许多精彩动人的教育故事。温州教育网特别推出【我的教育故事】专题,将更多温州教师的感人故事分享给大家。今天为大家带来温州市职业中等专业学校张颖倩的教育故事。

个人简介

张颖倩,就职于温州市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现为高三班主任,曾获温州市“讲述我的育人故事”比赛二等奖。始终以关怀和理解践行班主任的德育之路,坚持爱和方法并重的教育理念, 将自己的班主任角色定义为“微光行者”。

教育感悟

于我而言,教育的过程就是学生趋于健康成熟、理智情真的过程。教师既要和学生一起成长,也要走在他们前面,帮扶这些敏感的心灵自洽,行稳致远。

老师?学生?我还记得曾经找老师天台攀谈的时刻,那时的我是学生;如今捉襟见肘是我的常态,这时的我是老师。初出茅庐的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定位,一路上,我不停变换调整, 对我而言真是一件挺难的事儿。

做学生的“备胎家长”

在一个班级里最先引起班主任注意的莫过于不守纪律的学生,一个班级有两三个这样的孩子便能让班主任挪不动腿,三天两头盯着,时不时还需要打电话给家长。而我班里这样的学生还真不少,接到这样的一个班,我紧张焦虑。由于缺少带班经验,我简单地将自己的班主任角色定位为学生在学校里的备胎家长,事无巨细,一点一滴亲力亲为,力求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眼中。

既然是家长,操心总免不了。一年多来,我围绕着学生的情绪打转,从了解他们的心事到了解他们的家事。其中要以小E同学为代表,她有着较为优渥的生活条件,但从小缺少父母陪伴,每当我与她父母通电话的时候,无一例外地告诉我:做生意很忙,不做生意就没有钱给孩子好的生活。

其实我非常理解小E父母,也没有什么理由让他们把赚钱的时间拿来陪孩子,没有资金支持,哪来温饱,哪来琴棋书画,哪来文化之旅?然而,老师们都会发现,教育缺失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原生家庭,来自缺少陪伴和不适当的原生榜样。最不缺钱的小E,花钱满足自己的所需,花钱请朋友吃饭,花钱处理小矛盾,但每次到我身边总是哭哭啼啼,说自己没有朋友, 不知道怎么和同学相处,但每每到了第二天,她就又和同学走在一起说说笑笑。我开玩笑让她下次不要来找我了,每次哭完第二天就好了,可她却对我说,特别害怕别人不理她,只要同学开始理她了,她自然就开心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小E有多害怕孤单,我发现即使是家长也不能体会到孩子内心的无助与惶恐,孩子需要的不是时刻盯着她端正态度的“备胎家长”,而是能给她心灵依靠的港湾。

做学生的“知心港湾”

我的班级有许多小E,但不是每个小E 都愿意把自己的心事向外吐露。在与别人相处过程中,他们总以低姿态来获取友情,我打心底里心疼这些孩子,父母远在外地工作,从小跟着爷爷奶奶,没人告诉他们应该怎样和人相处,也没人告诉他们遇到问题该怎么办。

面对这样的学生和家庭,我非常为难,难在我不是孩子的父母却需要以父母的姿态来教育她,难在当学生依赖我时,我要告诉她我只是老师,不是父母,不可能完全替代父母的角色。我能做什么呢?将心比心,也许能做一个让他们倾吐困惑和寻找处事方法的“知心港湾”。

仍旧是小E,当同学结伴去食堂,没有叫她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默默哭泣,告诉我心里头很委屈时,我说:“吃饭而已,你看,小C不也是一个人吃饭,我们要学着自处。”当不小心弄伤了同学,她泪如雨下地跑过来,告诉我心里头很害怕时,我说:“受伤已成事实,需要道歉或赔偿,我们要学着担当。”当妈妈从外地回来又匆匆离开时,她一边哭一边忍着回到学校时,我说:“你很懂事,我们要学着坚强。”

然而,在我看来,“坚强”两个字来得太残忍,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所以要我坚强,一个人在温州读书,所以要我坚强,没有人可以陪伴我,所以要我坚强。对于我这个老师来说,我在此时感到无能为力,也终于体会到了“教师也是普通人”这句经验之谈的道理所在。

我尽己所能走进学生内心,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学生。当我发现自己在与学生的情绪周旋过程中精力逐渐被消耗殆尽的时候,我想一味地将自己定位为“知心港湾”或许并不恰当, 学生的过度依赖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十几岁的少年也有自己的成长空间和挑战。我醒悟过来,我不应该只安慰人,而应该让这些精神单薄的学生懂得怎么去调适自我,让他们的思想拥有力量,不轻易彷徨。

做学生的“微光行者”

《论语》中有“过犹不及”一说,我想,用在班主任自身的定位上也同样合适。面对心灵脆弱的孩子,我以家长式的关怀拥抱他们,用“知心港湾”心疼包容他们,结果却适得其反。他们的确更依赖我了,但是也恰恰是因为依赖,他们失去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和行动能力,“脆弱敏感”成了他们的代名词。于是,我重新定位自己,“放手”但不“放行”,做学生的“微光行者”。我开始有意识地减少与小 E 的交流时间,每当她开始大量外放情绪的时候,我便转移她的注意力,布置任务,让她和同学们合作完成。慢慢地,小E由起初的不适应到能较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今,小E依旧是毛手毛脚、跌跌撞撞,我依旧是抓到机会就提醒她并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没有质的飞跃,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得井井有条,勤奋踏实, 但现在的她可以做到一个人吃饭,而我也愿意相信小E 在今后的人生中会明白自处、担当和坚强的意义,这些都是她她战胜困难的武器。

除了小 E 以外,我也是全班学生的“微光行者”。还记得去年冬天,班里一个学生在宿舍阳台拿着美工刀想要寻短见。此前,我也像“备胎家长”和“知心港湾”一样拼尽全力安慰和关注她,结果学生的极端情绪频发, 当我重新定位自己的班主任角色后, 我发现也许情况并未如想象中那样糟糕,通过恰当的心理距离有的放矢, 学生的症状和我的心理负担都减轻了不少,学生的成长空间也大了许多, 这样一种平衡的状态能够让师生有效地相处,积极地解决问题。

从“备胎家长”到“知心港湾” 再到“微光行者”,我积极探索我的班主任成长之路。当初满怀着对教师的憧憬走进职业大门,也曾想做一名充满爱与温暖的班主任,但进门之后, 发现技巧与方法同样是班主任的必修课。曾经,我的老师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 :“你曾经考出什么样的成绩,就证明你有能力到达那样的水平。”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给了我无限力量,老师并不需要像家长一样时刻关注学生的一举一动,适时地点拨或许更能让他们成长,成为更好的自己。

彻底改变一个学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老师孜孜不倦地在学生的心上书写着自己的爱呢?我想这就是老师这一职业倔强的地方。老师的力量其实一直很渺小,以前用园丁和蜡烛形容老师,赞美老师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光辉行为,但老师也就是普通的职业罢了,教书育人是我们的职责,尽心尽力是我们的本分,而今的新时代,教师在有爱的同时更需要有智慧。我想,我们不如就当微光吧,在黑暗中,我们的力量是很强大的,足以照亮前行的路,在阳光下,我们的力量又是很微弱的,可以在一旁静静地守候,就是为了在阳光突然消失,阴霾重现的时候,学生一看,这儿还有一束微光,真好!(来源:《温州教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